是枝裕和纪念母亲作品《步履不停》:当你离开以后,才懂你的伟大娱乐

2020-04-26    来源:大众娱乐采集    编辑:大众娱乐
2005年,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母亲去世。这一年,是枝裕和43岁,他刚刚凭借剧情片《无人知晓》入围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母亲的离开,让所有世俗的奖项失去了吸引力,

2005年,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母亲去世。这一年,是枝裕和43岁,他刚刚凭借剧情片《无人知晓》入围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母亲的离开,让所有世俗的奖项失去了吸引力,是枝裕和感到必须停下来,讲一讲母亲的故事,否则便失去了继续往前走的勇气。2008年,《步履不停》上映,这部带有浓郁自传色彩的电影,用导演自己的话说,“就像我为母亲进行的服丧”。

关于母亲的故事要从那年夏天讲起。

是枝裕和纪念母亲作品《步履不停》:当你离开以后,才懂你的伟大

在日本某个海边小镇上,住着横山一家。父亲经营着诊所,他一直希望儿子能继承衣钵。等到长子纯平医学院毕业开始在医院实习,却因为救落水儿童而丧命。父亲的希望便寄托在次子良平身上,良平和纯平不同,他忤逆了父亲,选择美术作为自己的事业。在父亲看来,这根本不能谋生。而这一年,良平已经40岁了,婚姻方面还算凑合,刚刚和丧偶带着儿子的由香里结婚,事业则如父亲所料,惨遭失业。

就在这样的困顿之时,哥哥的忌日要到了。虽然15年过去了,每年哥哥的忌日,母亲依然会用心操办。这个日子也是良平和姐姐千奈美必须回家的日子。

想到父亲皱起的眉头,拉长的脸,良平实在不愿回去。他在返家的车上和由香里商量不要留宿,去祭拜完哥哥马上就走。心里暗暗期待继子的学校能临时有事,这样就可以找到不在家里停留的理由。贤淑的由香里拒绝了他的提议,作为新媳妇,她可不能这么失礼。她很早就打包好了换洗衣物,打算在婆家住一晚上。

另一边,母亲和姐姐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。母亲手上边忙着,边指导姐姐做菜,脸上看不出明显的表情,带点严肃,带点疲惫,还有一丝期待。中午,良平一家也到了。家里热闹起来,母亲的情绪高涨了些。炸玉米天妇罗的时候,讲到了好多过去的事情。有点感伤的是,这是纯平最喜欢的食物,当年他一听到滋滋的声音,就立马从楼上跑下来,跑到母亲的身边吃刚出锅的天妇罗。母亲心里一直惦记着大儿子,拍全家福的时候,把纯平的遗像抱在怀里。她说:“因为这孩子,我们今天才能聚在一起。”

吃饭的时候,良平感到拘谨。他害怕被父亲发现自己又失业了,偷偷地拿起手机看,有没有新工作的消息。母亲没有父亲那样的执念,两个儿子都是她的心头肉,失去了一个,她怎么忍心还去苛责留下的这个呢?只是在姐夫推荐良平买车的时候,母亲好像变成一个孩子,激动地说道:“做梦都想坐着自己儿子开的车。”

这样面对面的聊天让良平如坐针毡,他不敢和父亲对视,也不忍心一次又一次地辜负母亲的期待。只想逃离,奈何母亲兴致极高,他耐着性子,坐在那里,像个局外人。

吃完午饭,一家人去拜祭纯平。在回来的路上,母亲试探地请求良平,可以搬回来住吗?母亲说她年纪大了,如果是女儿女婿搬回来,会不习惯和女婿同住。她多么希望儿子能搬回来,不管是当医生也好,还是做美术工作,如果每天能看到儿子在眼前,多么幸福。

是枝裕和纪念母亲作品《步履不停》:当你离开以后,才懂你的伟大

良平是不可能搬回来的,他才不会和父亲同住,看着父亲的眼色。况且母亲的很多做法,良平也不喜欢。纯平离开都这么多年了,每年忌日,母亲都会邀请当年被救起的小孩良雄过来。良雄今年25岁了,肥胖的身体,连蹲下来都吃力。每次过来,都是一副恭恭敬敬,满头大汗的样子。这就是母亲的目的,他要良雄永远也不要忘记是纯平救了他。但是良平觉得,时间都这么久了,是不是要放了良雄?

吃晚饭的时候到了,姐姐一家已经离开。只剩下良平一家和父母一起进餐。良平依旧是闷声不语,希望快点结束和父亲近距离接触的尴尬与恐惧。而母亲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忙碌了一天,她想要听一张唱片。这张唱片里播放的曲子是当年父亲出轨时和情人跳舞的舞曲。那个时候,母亲背着孩子,站在窗外,看到了丈夫和别的女人一起跳舞。她没有吵,没有闹,背着孩子悄悄地离开了。丈夫一直不知道,但是这个旋律印在了脑海里,她买了这张唱片,在这个晚上播放了,好像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秘密终于释放,母亲跟着旋律哼着,她挥舞着双手,投入又得意。多年的忍辱负重,多年的心酸,在儿子儿媳面前一股脑地涌出,让这个胖墩的老妇人,忽然显得轻盈。

良平对母亲的反常举动并未放在心上,他更多的看到的是母亲的刻薄,喜欢在人背后讲坏话的习惯。晚上的时候,只剩下良平和母亲两个人,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以后的忌日不要邀请良雄了。母亲停下了手里的针织活,目光锋利,坚定而决绝地说:“不可以,等你当了父亲就明白了。”

良平不喜欢母亲刻薄的样子,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成为父亲,不懂得为人父母的深情。良平知道自己没办法改变这个倔强的小老太,便不再谈论。和母亲谈起了电视上的摔跤选手,但是两个人想了半天,想不出来他的名字。夏天的晚上,空气都是温暖的,母子俩有说有笑地谈论一些琐屑之事,母亲偶尔停下手里的活计,看看这个比自己还高的儿子,有点羞涩地在身边,这个画面真的很暖。

母亲安排全家人洗澡后,自己才走进浴室。良平在浴室外的洗漱台刷牙,母亲不知道儿子在门外。在浴室开始絮絮叨叨,埋怨女婿每次都只是嘴巴上说着帮忙修理浴室,吃完饭就走了,从来不行动。良平听到了母亲的嘀咕,觉得亲切又可爱,好像有点意识到父母已经老了。很多事情有心无力。但良平自己的工作还没有着落,他没有心思考虑母亲的处境。

是枝裕和纪念母亲作品《步履不停》:当你离开以后,才懂你的伟大

漫长的一天一夜终于过去,良平一家要离开了,父亲母亲将他们送上了返程的客车。良平在车上长吁一口气,跟由香里说,今年过年就可以不用回来了。而那一头,母亲还惦着脚在张望。

几年后,母亲去世了,良平照着母亲的习惯,给纯平扫墓。跟女儿讲曾经母亲讲过的话,只是这一切,母亲都看不到了。

《步履不停》后来荣获第3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奖。

是枝裕和纪念母亲作品《步履不停》:当你离开以后,才懂你的伟大

1
3